世界冠军单曲榜单

经常一溜几十个国家的音乐听下来,你势必会对几个特征印象深刻

1.风格迥异的。

文化话语权强的国家大手一挥,经常某首歌一下子霸榜十几个国家十几周,或者能带起某种风格很短时间内能强势传染起来。另外还有种情况是几个区域的抱团行为,他们的作品通常也会带有很强的地域特征,非常好辨认,但是也会显得有点固执。

这个时候你看见还特立独行,甚至有些格格不入的作品,简直不要太打眼。

2.本国艺术家创作的本国语言演唱的作品

语言真的很重要啊。不仅是歌词那么简单。


peak(冠单)=很多人能听到+很多人会选择

所以有时候也会想想这个“很多人”是个什么情况,比如当时委内瑞拉时局动荡的时候,“很多人”选出了一个什么样的作品,为什么会选出它


冰岛领先世界100年

反正看见冰岛先说领先了总没错!

我猜冰岛的冠单可能不会有很明显的碾压优势,榜单上的作品受到的关注度可能会呈现一个比较平均的状态:每种风格的作品都能找到属于他们的听众。

他们的音乐可能受诸如政治,主流文化话语权影响较少,换句话说,也许冰岛选出的冠单的理由可能是比较接近音乐本身的。

我真的很羡慕那些能持续选出有公信力,由本国艺术家创作的作品的国家。他们对外界的音乐保持着很平衡的交流的状态:不会盲目跟随潮流,也不会过于依赖本身传统。

回到本国内部环境,自身强大的音乐能量也能能够为内外部的音乐交流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全民较高的音乐素养(人均乐器掌握率什么的),音乐工业成熟,想法有足够技术支持,也有市场来消费。


Friðrik Dór,冰岛亲儿子,个人觉得他音色唱冰岛语真好听 

能连冠,合作冠,各种姿势冠,冰岛榜基本一周一换,能经常看到他真的是亲儿子了。

Jólagestir Björgvins - Dansaðu vindur,圣诞节大家都在难忘今宵时候,冰岛吊一口仙气神游。这位姐姐我经常把她和Eivør Pálsdóttir混起来,都是铂金发,仙气,磅礴,一股维京女神的范。

Ástin á sér stað ,冰岛的晚会歌曲,MV里面半个冰岛的人都来了哈哈哈哈。这歌半夜能听哭。虽然说人家就一孤岛,但是也拥有整个世界尽头。

冰岛选作品没有所谓的“风格焦虑症“,就是现在全球人民在听什么所以我们也要听什么,不能被潮流抛下。

风格潮流对他们来说可能也不算什么事,因为他们玩得实在太溜了,说不定还能一不小心变成领头人。

Mugison - I´m a Wolf

Jónas Sigurðsson - Dansiði

Sigríður Thorlacius - Vindar að hausti

Sycamore Tree - Don´t Let Go

Páll Óskar - Einn Dans

HJÁLMAR - Aðeins eitt kyn

Júníus Meyvant - Mr. Minister Great

马其顿的选作品感觉也有点像冰岛,百无禁忌,喜欢就上,除了一点,那些作品不是他们自己生产的。

Jackpot

Drinkee

Clothes Off



蒙古,东亚清流

蒙古大选那几周榜单断了大家都十分挂念,纷纷表示什么时候回归。

同样是东亚但大家好像都有些走偏:天朝没什么好说;k-pop非常强势,但说实话我觉得他们有传染度但是不够powerful;日音冠单男团女团包年,不知情的人来看同质化很严重(日韩是不是更着重唱演);菲律宾,越南,新加披,要么是大家听什么我就听什么,要么是大家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泰国,也正在慢慢摸索着...

亚洲在话语权这块无疑是缺失的,找寻自我是一个长久的话题,当你的理论是别人的,技术是别人的,甚至有时候语言也是别人的,如何找寻呢。对于天朝来说,一直有人提出各种概念,c-pop,m-pop , etc,但是我觉得,就算能有属于天朝自己的pop,  那也不可能属于提出上述概念的人。这不是某个人,某些作品,一点时间就能做成的事,它就算有顽强的生命力,没有一个能容纳它自由生长的空间,那剪刀一咔嚓还不是说死就死。


如果说冰岛本身是发达国家,物质层面能支持,远离大陆,主流文化入侵相对不那么容易,那要怎么说蒙古?非发达国家,内陆,中俄夹击的,这外部环境可以说是虎狼环伺了。

目前可以确定的就是源远流长的民族传统和异常优越的声音条件,有属于自己的乐器,语言,故事,精神。

如果把时间拉长一点,范围拉大一点,蒙古音乐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强势,不可替代的存在。本身基因就十分强韧。对于迎面而上的各种潮流,不卑不亢,友好交流,眼看又是一个很不错的前景。

我相信就算mongo-pop不一定能在世界范围内取得广泛影响,至少在他们语言受众人群范围内也能好好走下去,而且这条路走下去是能越走越宽的。


Jonon ft. Bolorhuu - Ceremony 蒙古在我们眼里横空出世就是因为这个,冰岛也要自愧不如。

Ata Borgujin - Taliin Tavan Tolgoi 这个算比较常规的风格了,但是也能看出制作很用心

The SHOM x NMN x Batnasan - Өөр зүйл 我个人最爱,特别是这个小哥其他作品也很可爱。

The Lemons - Dulguun - Дөлгөөн

Odonbat & MO ft. Maraljingoo - Miss U 亚军选手,但是vocal十分优越

Uka - Хайр хөгжим юм уу? 这姐姐估计也是大佬人物,而且风格多变,有时候简直不敢认。

Uka - Хямдхан Олдоогүй

Одноо - Огторгуйн зүгт

BOLD - Torgon Medremj

The Colors - Хүзүү хаашаа толгой тийшээ

Одноо(The Lemons) - Огторгуйн зүгт

Raido9 - Гялбаа ft. Amuni  好特别的vocal,整首歌都很特别,古灵古怪的

AM-C - JENE SEQUA 又是一个好vocal,并且能和器乐形成对比,很鲜明的记忆点



印度

上述抱团行为,比如西语区,拉丁语区,中东区,北欧区,听多了还挺容易辨认出哪是哪的,但是哪个抱团都没印度来得“固执”。

流行音乐真的能很形象体现出内外两种力量的博弈,印度无疑是传统力量的大获全胜。但是这种固执不是什么坏事,也不是说他们就门窗紧闭,拒绝交流,就比较常见的电影配乐和通俗音乐来看,确实有一些外来因素正在慢慢渗透,轻轻触摸。

如果我是本国环境下的听众,一定不会放弃最熟悉的声音,但也会赞同它吸收养分独立成长;如果我是外来环境的听众,那是十分很愿意在全球环境下倾听不一样的声音。所以这种强势固执的方式也有其独特存在,毕竟音乐上最可怕的事莫过于高度同质化。

A.R.Rahman在伯克利音乐学院的表演

Parineeti Chopra - Maana Ke Hum Yaar Nahin  酥了

印度的冠单大部分是电影插曲, 所以这个传播途径可能占大头的不是app电台或其他线上平台,而是电影


以上三个国家的peak:带有鲜明的“国家品味”;基本能实现自己自足;更新频率高;其中冰岛,蒙古风格多变;


对于powerful一个很有力的解释:

ПЛАКАЛА

乌克兰冠单,关于metoo的内容,据说东欧传唱度也很高,最近把俄罗斯也冠了,俄罗斯乌克兰双冠,哇。不要说这俩的嫌隙折腾不到音乐上面,当年Eurovision可是闹得不可开交,今天能因为这个话题达成一定共识也是...挺感动的,这就叫power。

eurovision我十分喜欢摩尔多瓦,他们也不是选择什么恢弘的晚会歌曲,但是他们的舞台太棒了。不靠高科技和人海战术,是真切贴合歌曲本身做的精巧设计,可以说得上是尽善尽美。


Karl-Erik Taukar - Lähedal 爱沙尼亚这个魔音贯耳,空耳最严重的一首歌,过去那么久我也要把他挖出来

Lähedal means close


当年横扫全球的get lucky居然被叫好运来哈哈哈哈哈(我延迟好几年)。

堪比coldplay的ghost story叫聊斋哈哈哈哈哈哈


蓦然一想,以前接触到百大这个概念时候,人还是阿明,铁托,蛇叔,那时候主要还是trance,后来就算dupstep,trap(和一堆我也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孩子们总会有新玩具,但是孩子们换玩具的心思也能琢磨琢磨。

流派风格我觉得要么是乐器技术工程,要么是辅助理解的工具,真的不用太纠结,非得横纵坐标准确定位这是个什么东西。Fusion自己都成一个流派了,摇滚盯鞋这种那么好玩名字都出现好些时候了,你说有人再盯着这个纠缠是不是搞笑。以前不能理解他们交响金旋死什么的闹,现在更不能理解,太幼稚。

后波普是什么,蒸汽波是什么,一直搞不清楚但是好像我还听挺多的。

还有世界音乐这个名字该丢了。蒙古就蒙古,南美就南美,北非就北非,妄想一个名字一网打尽,先把你自己扔出世界之外吧


周延太tm可惜,天让他找到这个东西,有人偏偏把这点火掐了,他不能出现在更多人面前是巨大损失。

长河,沧海一声笑 brige也棒


刘欢,夜,lacrimosa,噫,不过那个杏花天影出来略有点不适合感,这个意象怎么联系?

挪威森林→花房姑娘→杏花天影→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lacrimosa(那个发音)

blowing in the wind(还没听过bob dylan 为什么他要借那么多意象?怎么借那么多东西来串联主题而不显得喧宾夺主?夜的主题是孤独对吧。

annie lennox,

歌词写得真好,gaia级人物;

能同时演绎love song for a vampire和into the west ,太厉害了,前者歌词不出意外是她自己写的。后者作为谢幕曲还在徐徐延续故事,留下一个意蕴长远的结尾。(完美)


lisa用的乐器是扬琴,就是那个扬琴。


 

 



评论
热度(7)

© ieiny / Powered by LOFTER